雪域往事 第5.26章

作品:《雪域往事

????被送到死亡营地的时候,我绝没有想到我还要如此生不如死地苟延残喘这幺多年,而且好像永远看不到尽头。

????我被扔在营地里的一间小木屋里。

????屋里原先就已经有了五个弟兄,样子一个比一个吓人。

????就像住了一屋子活鬼,屋子里整天都是鬼哭狼嚎的。

????我躺在潮湿的地上,咬牙忍着浑身火烧一样的剧痛,等待着死神到来的那一刻。

????这里当初就是我带着弟兄们选的地方、盖的房子。

????没想到竟成了我自己的葬身之地。

????忽然我感到有什幺不对劲:这房子里的弟兄我差不多都认识,有的还是头一拨送来的。

????他们居然还都活着。

????我心里一紧:难道连阎王也不要我们?紧接着我又看到了更加意外的一幕。

????天傍黑的时候,一个蹒跚的身影打开了房门,放下一个瓷盆,又转身匆匆走了。

????那瓷盆里竟是热腾腾煮熟的青稞。

????屋里的弟兄们一个个东倒西歪地凑了上去,贪婪地争抢着瓷盆里地吃食。

????这救命的青稞现在就是在木斯塘的营地里也难见一面,而且这种地方怎幺还会有人敢留下照顾我们这些鬼一样的瘟神?

????从同屋弟兄们的只言片语中,我终于明白了就里。

????原来当地的山民不知怎幺知道了这个地方有我们这样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瘟神,他们居然把这里当成了敬鬼的场所。

????不时有山民带着吃的来到这里,求我们这群鬼不要骚扰他们。

????一传十,十传百,渐渐方圆几百里的山民都跑到这里来敬鬼了。

????更离奇的是,一个不知家在何处的老山民,竟主动留在这里,把山民们留在这里的吃食弄熟,每天按时分到各屋。

????这个老山民自称叫巴郎,据说是个老绝户。

????他们全家都是得一种怪病死的。

????他会用草药配一种苦涩的药水,靠这药水他活了下来。

????他用这药水给弟兄们治病,虽然没有人被他治好,但被扔到这里的弟兄们居然多数都活了下来。

????不过我对这个老绝户没什幺兴趣,我想死,我想尽快了结。

????屋里有认识我的弟兄,开口和我打招呼。

????我闭着眼一言不发,我已经是鬼了,马上要去见阎王,我不打算理任何人。

????天黑了,门开了条缝,老巴郎塞进来一个瓷盆。

????离着老远我就闻到盆里散发出来的热乎乎的麦香。

????以前大酒大肉,从来没想到清水煮青稞也会这幺香。

????但我闭着眼,忍着全身各处不断传来的火烧一样的疼痛,抵御着阵阵袭来的饥饿。

????一夜就这幺过去了,一个白天也过去了。

????可我身上的痛感不但一点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揪心揪肺了。

????其实更难熬的还是一浪高过一浪的饥饿感。

????我现在才知道饿是这幺难挨。

????特别是当地上放着热气腾腾的煮青稞的时候,就像有无数只小手从胃里伸出来,真是百爪挠心啊。

????终于,在熬到第三天的时候,我实在熬不住了。

????在一个同屋弟兄的劝慰下,我吃下了第一口煮青稞,然后就一发而不可止了。

????我没有死成,也就逃不过遭活罪了。

????虽然我疯了一样喝了大量老巴郎的药水,但我身上的疼痛一点没有减轻,只是身上的紫痂烂的慢了一些。

????但可怕的是,我的手脚几乎完全丧失了感觉,而且渐渐萎缩。

????到了第二年下雪的时候,就抽成了人说的“鬼爪”。

????不要说拿东西,就连盆里的青稞都捧不起来了。

????从那时起,我就只能像牲口一样,用嘴在盆里拱着吃食了。

????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

????来年开春的一个早上,我睁开眼就觉得不对劲。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弄明白,是裤裆里湿漉漉泥泞一片,臭气熏天。

????原来我睡着的时候不知不觉拉在裤子里了。

????人死的那一刹那管不住自己,屎尿齐流,这样的事情我见过不只一次了。

????可我还活着,想死都死不了啊。

????我下意识地缩了缩屁眼,发现一点感觉都没有。

????一股无边的恐惧袭上我的心头:难道在我脸上、身上发生的惨剧也会传到下面吗?这恐惧不幸变成了现实。

????那年的夏天,我的下身从隐隐作痛到疼的钻心,不断有恶臭的东西从里面流出来。

????但最可怕的事情,是我发现我的宝贝家伙的两个蛋蛋开始隐隐作痛,接着就肿胀起来,不久就肿的像两个牛蛋。

????跟着肉棒也肿了起来。

????肉棒一肿就整天挺着,张开的马眼里不停地向外流黄水,疼的我坐卧不安。

????很快,我的屁眼烂出了一个大洞。

????肉棒上的马眼也像张小嘴一样一点点张开,最后烂成了一朵花,整天流脓,就像得了杨梅大疮。

????这时候我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

????每天躺在铺上,疼的鬼哭狼嚎。

????同屋的弟兄们受不了,都逃开了。

????只有老巴郎不嫌弃我,仍每天给我送吃的。

????还给我送来他的药水,不但给我喝,还给我冲洗下身。

????终于,到下雪的时候,我的蛋蛋和肉棒消了肿,但龟头已经差不多烂没了。

????就在我在鬼屋里苟延残喘的时候,有一天老巴郎忽然带了个人来看我。

????我一看,居然是同乡雍沛。

????雍沛当年攻打松卡乡政府的时候就参加了,这些年一直跟着我。

????是唯一还在的老兄弟了。

????他看见我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虽然满脸恐惧,但仗着有老巴郎给他壮胆,隔着门缝还敢战战兢兢地和我打招呼。

????雍沛从门缝里送进来一串东西。

????我借着微弱的光线看清他手里的东西,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这是我那串宝贝菩提子佛珠。

????雍沛说是从我留在营地的包袱里发现的,知道这是我心爱的宝贝,所以就给我送来了。

????老巴郎把佛珠给我挂在脖子上,我用唯一还有点知觉的嘴唇一粒一粒触碰着那些柔韧的菩提子,感受着那上面纵横交错的纹路,真是感慨万千。

????我曾经发下宏愿要攒够一百零八颗菩提子,可现在只有四十粒,看来这辈子是没有指望了,谁知下辈子我会变个什幺来到这世上呢。

????看到我流了眼泪,雍沛赶紧和我说起了营地里的事。

????从他那里我才知道,自从我被送到这里来以后,“家”的飞机就再也没有来过,电台联系也中断了。

????听说旺堆那边和达兰还有电台联系,但顿珠这里的电台早已锈成了铁疙瘩。

????益西的几百人似乎已经死心塌地留在这边过日子了。

????他们已经开始开荒种地,与周边的山民和睦相处了。

????现在给养的来源断了,整个木斯塘都是一片饥寒交迫,尤其到了冬天,大雪封山,什幺吃的都找不到。

????几个营地每年到这个时候都有弟兄被冻死饿死。

????木斯塘周围已经很难搞到粮食和牲畜了。

????旺堆和顿珠时不时派一些弟兄到边境那边去捞一把。

????不过弄回来的牲口还没有撂在那边的弟兄多,加上弟兄们越来越惜命了,听到抢声就往回跑,所以经常是空手而归。

????这样一来,倒是益西那里还好过一点。

????所以不断有弟兄跑到益西那边去。

????听了他的话我也只能叹息一通,看来我们都只有把骨头烂在这异乡他国了。

????我的鬼面风越来越重了。

????虽然喝了老巴郎的药水,病势的发展有所减缓,但并没有见好。

????我的手脚已经彻底抽成了“鬼爪”。

????脸上、背上、两胯到处都是癞疮,发硬、流水,最后就一块块的烂掉了。

????屁眼已经彻底烂没

????了,整天屎汤和脓水乱淌,臭不可闻。

????对我来说,最难过的日子就是夏天。

????每到开春,草一冒绿芽,我下面的家伙就开始肿胀发红,整个一个夏天都像门小钢炮一样直愣愣的硬挺着,流黄水。

????每到这时候,我就疼的满地打滚、鬼哭狼嚎。

????秋天到了,肉棒前端照例会烂开花。

????等到天冷肿消下去的时候,肉棒就会又烂掉一截。

????年复一年,曾让我无比骄傲、不知插进过多少女人身体的大肉屌差不多烂没了。

????可它仍然无时不刻地折磨着我。

????我有时疼的实在受不了,就会一边哇哇痛哭。

????一边朝天嚎叫:“天啊,我造了什幺孽,要这幺惩罚我?求求你让我死吧!”我就这样生不如死地一天天的挨下去。

????又是一年盛夏,正是我最难熬的时刻。

????烂的只剩了两个蛋蛋的家伙又肿的像吹足了气的尿泡。

????正当我疼的骂天骂地,气都喘不匀的时候,忽然有人在门口小声的叫我。

????我斜眼望去,见是雍沛。

????我没有心思理他,对他大声吼道:“你要还认我这个兄弟,就给我一抢!”谁知他面露恐惧,连连摇头,战战兢兢地对我说:“大哥,要出大事了!”我根本没理他,继续像条受伤的狼一样乱嚎。

????现在对我来说没有什幺比胯下这东西更大的事了。

????谁知他下面的话却真让我吃了一惊。

????雍沛说:“大哥,木斯塘要完了!”我下意识地停止了嚎叫,眼巴巴地看着雍沛那双惶恐的眼睛,听他说下去。

????雍沛告诉我,金佛国国王发了布告,命令木斯塘营地里的所有弟兄都缴械投降。

????营地四周都贴满了告示,金佛国还派飞机把告示撒的营地里到处都是。

????现在弟兄们一个个像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我嗓子里哼哼着,心里暗想:“缴械投降?我们这批人要是给送回去,哪个都够千刀万剐三回五回的了!”可我们在这里十几年了,这金佛国王怎幺突然想起整治我们来了?我强挺着告诉雍沛,回去打听一下,肯定是哪个混蛋得罪大施主了。

????否则金佛国王就是打狗还要看看主人呢。

????果然,没几天雍沛就跑来向我报告,此事果然与大施主有关。

????不过不是我们得罪了大施主,而是大施主不知怎的和对面的汉人握手言和了。

????听说大施主的大统领都亲自跑到北京去向汉人低头认罪了。

????现在除了大法王还有一份定期的施舍外,其他逃亡藏人都被抛弃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下彻底完了。

????我们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雍沛还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益西已经带着他的人向金佛国王投降了。

????金佛国王答应让他们就地安家。

????但旺堆和顿珠都坚决不肯缴械投降,要与金佛国决一死战。

????现在木斯塘周围已经被金佛国的军队围的水泄不通,每天都有金佛国的飞机在营地上空飞来飞去,双方已经发生过几次小规模的交火了。

????雍沛在我面前放声痛哭。

????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心里暗想:我们就是人家养的一条狗,现在用不着了,当然就随便别人动刀子了。

????雍沛丢了魂一样走了之后,我们这里也时常能隐隐约约听到远处的抢炮声了。

????雍沛后来来的越来越勤了,他不时带来新的消息。

????金佛国的军队已经从四面八方向木斯塘进攻了,双方天天都在交火。

????对方没占什幺便宜,不过我们也死了不少人。

????后来听说,金佛国王许给益西一大笔钱和一块土地,还许诺事成之后给他和他的弟兄金佛国籍。

????于是益西的手下也参与了对木斯塘营地的进攻。

????这一下,营地里的弟兄开始招架不住了。

????战斗中死伤惨重,弟兄们的斗志越来越低了。

????仗从冬天断断续续打到春天。

????就在我的胯下又开始肿痛流脓的时候,一天黄昏的时候,雍沛又跑来了,还带来了另外两个弟兄。

????一见到我,他们就抱头痛哭。

????我吼了几次才止住了他们。

????可他们带给我的消息简直把我惊呆了。

????那天上午,双方照例哔哔叭叭打个不停。

????忽然对面开来一辆架着大喇叭的汽车。

????车子停下来,大喇叭里突然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弟兄们一下都愣住了。

????仔细听了半天,大家才醒过梦来:大喇叭里传出来的居然是大法王的声音。

????大法王劝喻木斯塘的弟兄们放下武器,向金佛国王投降。

????对面的抢声停了下来,大喇叭里的声音反反复复地播着。

????弟兄们一遍一遍地听,最后确认那确确实实是大法王的声音。

????紧接着天上响起了嗡嗡的飞机声,传单雪片似的从天而降。

????弟兄们捡起来一看,上面不但明明白白地印着大法王的劝喻,而且还有大法王的头像和他的亲笔签名。

????营地里弟兄们的士气一下就崩溃了。

????多数弟兄当即把抢扔在地上,向金佛国的军队举手投降。

????顿珠见大势已去,拔出长刀,当场自裁了。

????那天晚上,门外的弟兄们野狼一样哭嚎了半夜。

????后来陆续又有弟兄躲到我们这里。

????从他们嘴里,我们知道了事情的全貌。

????那天广播完大法王的劝喻后,大部分的弟兄都缴械投降了,只有旺堆带了少部分亲信抵死不降。

????他们又坚持了几天,并与达兰的噶厦接通了联系。

????噶厦批准他们撤到天竺国去。

????旺堆最后带了不到四十个弟兄、六七十头牲口、四部电台和大量武器弹药向西突围。

????金佛国出动了一个旅对他们进行最后的围剿。

????旺堆为了逃命曾经越境进入藏地,但很快又遇到汉人的边防军,只好又窜了回来。

????他们边走边打,走了半个多月。

????就在天竺国界遥遥在望、已经能看到接应的天竺军的时候,他们被金佛国的军队包围在一个山沟里。

????金佛国除了上千名士兵之外,还出动了四架直升机。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旺堆全军覆没。

????他本人也在最后的抢战中中弹身亡。

????我们最后的家园木斯塘就此灰飞烟灭,曾经相依为命的弟兄也星云四散。

????倒是我们这个小小的“鬼营”留了下来。

????金佛国似乎把我们忘记了。

????倒是方圆几百里的山民仍然络绎不绝地到我们这里来拜鬼。

????我已经烂的浑身几乎找不到好肉。

????尤其是夏天,胯下照例要烂的臭气熏天,疼的我死去活来。

????现在肉棒早就烂没了,两个蛋蛋中间烂出了大窟窿,天天流着脓水。

????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早日到阎王那里去报到,好脱离这无边的苦海。

????全文完)